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绵阳网 2019-07-12

作者:苍山论剑

声明:“兵说”原创稿件,抄袭必究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首传遍大江南北的《游击队之歌》,反映了战争年代我军游击队的窘态:依靠缴获来补给武器弹药。但实际上,缴获,并不是我军武器弹药的主要来源。

在长期而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我军对于枪支弹药的需求实在太大,单靠缴获是远远不够的,这就有了我们的“红色军工”。

(一)

早在红军创立之初,就有红色军工的雏形。1927年打响黄麻起义第一枪的“撇把枪”,就是由当时起义的农民军自己制造的。

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撇把枪

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图:这种枪一次只能打一发子弹,打完后还要把握把向下,打开枪身再装下一发弹,故该枪被称为“撅把子”

红色军工的雏形是根据地的修械小组。据可靠记载,1928年红军最早建立的修械小组就有两处,一处在东固(今江西吉安县东固周边)根据地,一处在柴山保(今河南新县陈店乡)根据地。这类修械小组除了打造大刀、长矛和修理武器外,还能够自制一些土枪、土炮与“撇把枪”。后来,其他根据地也纷纷效仿,并把修械小组扩大为修械所,最后修械所又就近合并,成立兵工厂。

红军长征前,有史可查的兵工厂至少有9处。这些兵工厂除了生产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自身的功能也不再仅仅局限于制造土枪、土炮,而是能够仿造步枪、冲锋枪,复装子弹以及制造手榴弹、地雷。

由于国民党对根据地疯狂的“围剿”,长征开始后,几乎所有的兵工厂都停止生产被迫转移,红色军工的发展几乎陷入了停滞。

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闽北兵工厂

直到1938年,毛主席在《论新阶段》的报告中提出,“每个游击根据地都必须尽量设法建设小的兵工厂”。围绕这一指示的落实,延安军工局以及八路军、新四军立即着手创建兵工厂。延安军工局主要在陕甘宁边区发展,八路军总部主要在华北地区根据地,新四军总部主要在华中地区根据地。其中作为著名的要数太行山根据地的黄崖洞兵工厂,这座兵工厂就是在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亲自选址与领导下建立的。

根据地的兵工厂创建之初大多是集武器制造、弹药复装于一体的综合性兵工厂,有些甚至还是军民两用的机器制造厂。可根据地军民依靠着自己的智慧和辛勤的付出,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就把这些兵工厂发展壮大。不仅能制造的武器弹药种类越来越多,而且不同功能的兵工厂也相继分离,制造武器的专门制造武器,复装弹药的专门复装弹药,配制火药的专门配置火药,这大大提升了规模化生产的效能。黄崖洞兵工厂到后来就分离出10个功能各异的生产单位,陕甘宁边区兵工厂则开办了四个分厂,就连经历了事变的华中根据地到了抗战胜利前夕也有各类兵工厂46个。可以说,抗战期间是红色军工发展的黄金时期。

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黄崖洞兵工厂

(二)

那么,早期以打造大刀长矛、修理枪械为主的修械所又是如何不断革新技术,发展成为既能供应弹药又能制造枪炮的兵工厂呢?

首先是火药。黑火药主要成分是炭、硝石和硫磺。除了硫磺主要依靠采矿与购买外,其他原料的获得主要依赖土法。炭用木头烧制得来,硝石是在老房子的墙角刮白色的墙“毛”调配出来。

有了火药,接着就是解决铜和钢的问题。战场回收是其中的一个来源,每次战斗结束,战士们都要回收弹壳交到兵工厂。能用的弹壳,兵工厂直接填入火药,装上底火与弹头,复装成子弹;不能用的弹壳则进行回炉重新锻造。不只回收弹壳,战士们还会回收钢盔。大家很熟悉的《铁道游击队》里被游击队扒走的铁轨,最后也是送到兵工厂去制造炮弹、地雷与手榴弹。

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八一式马步枪

兵工厂的工人当然不会仅仅满足于制造弹药,他们在摸索中前进,从仿制枪炮到后来能够自主设计枪炮。其中著名的有“八一式马步枪”。

这是根据刘伯承的想法制造的。刘伯承曾经评价当时各国制造的步枪为了追求射程而导致枪管笨重,虽然打得远,但是精度不高。我军一贯主张近战歼敌,把枪设计轻点,只要够准,即便牺牲点射程也是可行的。于是当时黄崖洞兵工厂技术师刘贵福就设计制造了这款“八一式马步枪”。结果这枪一面世,就得到毛、彭的高度评价。

(三)

各时期兵工厂制造的武器弹药对我军作战起了极大的作用。

以步枪和子弹为例,土地革命时期,以东固修械小组发展起来的官田兵工厂,前后共修配制造枪支4万多支,复装子弹40多万发,以柴山保修械小组发展起来的鄂豫皖兵工厂,前后共修配制造枪支1.6万支,复装子弹21万发。按照这样的生产水平推算,长征之前,红军的兵工厂共修配制造枪支的数量达15万支以上。要知道即便在1933年红军人数最多时也才30万人。如果当时人手一支枪,那么有一半以上的枪支是经过自己兵工厂的修配或制造的。而复装枪弹应该在100万发以上,手榴弹也在10万枚以上,这可是不小的数目。

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鄂豫皖兵工厂旧址

到了抗战时期,我军兵工厂的建设规模体系更加完善,其发挥的支援作用也更加巨大。以黄崖洞兵工厂为例,它每天最多可以生产79式步枪430支。如果按照这样的生产能力连续生产八年,竟然可以满足100多万解放军战士人手1支步枪。至于子弹与炮弹的自给自足更是不在话下。

没枪没炮,不能光靠敌人造!撬日军铁轨做炮弹,刮硝石当炸药

“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吴运铎

红色军工在战争中一步步发展壮大,靠得不仅是群众的智慧,还有老一辈军工技术人员的艰辛付出。老军工吴运铎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他为了研发制造武器弹药,失去了自己一只眼睛、四根手指和一条腿。尽管如此,他仍以顽强毅力战斗在生产第一线。除他之外,在制造和研发武器弹药中牺牲的无名英雄不胜枚举。中国军工,正是秉承和发扬这种牺牲奉献精神,才成就今日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