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8故事】一封寄往秦岭的情书--李佳芸

四川之音 2019-10-08

他说,你受到了雪山的召唤,寻找生命中丢失的记忆碎片。

上天、下海、雪山、沙漠、草原,

你把这些深沉的情感与力量收集起来,

期待着有一天向他娓娓道来。

知道这是一片寒冷无情的极地,对它没有任何概念,也知道带伤攀爬可能会不适,但基于对西交大亚沙团队满满的信任感,我义无反顾选择去秦岭。回想起2015年11月中旬,夜爬华山,花了整整7个小时,疲惫不堪,一路上乱七八糟。却至今怀念那穿越云雾的山景,夜里脚踏祥云,头顶星宿的壮阔仙境。在东峰看到日光倾泻而出,如同穿越黑暗到达西方极乐般的快活感受,也是我坚定不移的想要来到秦岭,跟本部初次见面的小伙伴们一起度过元旦的动力之一。

给大家的情书

对于一直生活在南方海边的女孩儿,对雪山的感情是什么?人类对大自然的感情,跟每个人的境遇相关,并赋予了其中的意义,眼前这片白到纯洁无暇的雪景,平和又冷峻,躺进去,这白毛毯像极了蓬松的棉花糖。让我联想到自己最熟悉又心动的桥段:岩井俊二的《情书》,那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看到躺在雪地里的博子仰望天空,雪花轻轻的粘在她的睫毛上,她缓慢的呼气,任凭大地带走她的温度,此时看到的风景,也许跟她的情人----藤井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到的一样。

这样的雪景是美的,有一个深切思念的人,有一纸遗憾错过的缘分,有一段幸福丰硕的回忆。

山里面没有信号,在鹅毛飘雪的银色大山上匍匐移动,时光顿时拖沓摇曳起来,仿佛我已被整个世界遗忘。为了纪念横跨自己年轮的元旦,准备的仪式感的东西太多,可笑又可气。还没出发就掉到茅坑里的手套,被我挂在书包上背了一路;带着笨重的单反相机想拍浩瀚星宿,在半路上早已没了电;出发前裹得严严实实的护踝,在走了1公里后热的卸下;想象中的篝火晚会,变成门口的一团小火苗,几个人冻得蜷缩在炕上取暖,随之匆匆忙忙的入睡,连倒数都给忘了……第二天迷迷糊糊,听到大家伙在庆祝元旦,同时也是一枚小伙伴的生日,而我还窝在被窝里不舍得出来。跨年也就是那一秒钟之后,而我还是那个笨手笨脚的我,仅存的只有意志力在线,这一路都是靠每天“打情骂俏的网友”照顾着。

90后小暖男以为我是96年的妹妹,看起来也毫无违和感(此处不能再开心了),一路上端茶递水负重充当人肉暖宝宝。

“网友”里面明星的小哥哥是我的专属保镖,上山一路协同,我的冰爪神器丢了,他把自己的给了我,我也给了他一条止汗带。

团队主教练在零下16度的寒夜里,连脸都没法洗的地方,给我单独准备了泡脚盛宴,处理伤情。

深圳来的小伙伴还有团队段子手总是在我背后充当拐杖。

内心惴惴不安的小队长给了止痛贴以及各种投喂,他是个善良的人儿。

团队尖子生在我受伤的时候,给我一路负重背包。

一直包抄队尾的户外大神,在我高反不适的时候递上了奥利奥和大白兔奶糖,真的好甜。

营地老板听小暖男说我是广东来的,给我套上私藏的羽绒睡袋,让我能畅快的伸脚。

……

这,简直不能再幸福了!

看到白雪,看到博子跟藤井树,看到我可爱的“网友”,对着现在的我呼喊:

“嘿,你好吗?我很好。”


渺小的人儿,坚韧的意志

仅存2万年的小人儿站在46亿年的大球上,是沧海一粟,累计爬升了1800米,下降2500米,走了世界最高峰8848海拔的一半。

最高海拔是2900米,往下眺望是无尽的深渊,在深渊面前,我们从人类变成生物,为了求生存,为了健全走远,为了终点的那碗热气腾腾被打了无数次广告的旗花面。由于经验不足,我们对时间和路程缺乏概念,一路上嘻嘻哈哈走走停停,结果整整花了8个多小时,中间超了捷径,屁降给我们省了大几公里路,最后赶在天黑前到达小屋。但是在我们身后,还有一半的人,夜路是不能穿捷径的,这意味着速度慢之余还得多走几公里路,不知道他们还有多远,还有多久。从5点半太阳开始下山,就听到熙熙攘攘的乌鸦声,风开始呼啸,空气凝结成块,气氛变得异常惊悚,恐怖片拉开帷幕,我满脑子幻想,还有一个深圳的小伙伴带伤过来,对讲机一直很安静,彼时没有想玩的心情,大家陷入一片紧张焦虑之中。

我们几个就围坐在刚暖好的炕上,开始了军事策划,教练是军师,统筹组建指挥阵营,房间里弥漫着烧炭的烟,麻木的双脚开始恢复知觉,眼前灰蒙蒙的,但是仍能看清楚彼此严肃专注的眼神。此时听到领队在对讲机里的声音划破了沉寂,声音带着不安,却又强忍着。此时我最担心的是那个深圳受伤的小伙伴,在核对完人数之后,发现她不在大部队里,同时还有两名小伙伴失联,我这心里的大石更加沉重,又开始脑补,深山雪林里,黑暗无边,体力耗尽,无法形容的焦虑感,顿时觉得自己好弱,竟然什么忙也帮不上。男队员有的已经准备好随时出去捞人的准备,教练冷静分析了路况,丢失的小伙伴有下山到镇里的可能性,于是先派人去有信号的地方联系,如果联系不上,就必须抓紧救援。很庆幸,丢失的小伙伴下了盘山公路回程了,领队带着其他小伙伴也在晚上10点多的时候到达目的地。无法想象他们在路上遇到什么,是什么感受,可能当时会害怕,会疲惫,会惆怅。但人生就是这么神奇,我们在两条平行线上经历的事情,保持乐观信念的人,在某一天回忆起来,那段艰苦卓绝的经历,都会变成正面的能量,支持我们去超越自我,这段话,写给晚上还在雪地里艰难前行的优秀的你们,还有半路下山的机智的你们。


寒宵一刻值千金

凤队认真的指了那个黑色冒着寒意的洞,告诉我说,我们把暖炕留给晚到的女生,去那个房间里睡,然后给我细数了去里面睡的几个好处。其实一个冷字就可以打发掉所有的理由,但我还是被那魔性的声音给征服了。房间是个电源房,房主小心翼翼,不给放碳取暖。我边泡脚,边看着我们5个人5张单薄的被子,想起来走丢的小伙伴此时舒服泡温泉的场景,羡慕不已。无可奈何,我只能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还贴了几片暖宝宝,对比起来,我的教练床友就穿两件单衣准备睡觉,隐约能看到他的肌肉线条,上床之前他夸了一下自己的装备,显得很有信心,这……真是很硬很硬的广告植入,外加受众的几个00后捂脸表情。上床之前忍不住跑门口看星星,这里的天特别深邃,星星躺在上面格外闪耀,我呼出一口热气,白色的烟雾盖住了眼底一片光秃秃的树枝,这画面,我忍不住大喊一声,好美。随后发现声音太大有点失态了,一通尴尬的回到小房间。

一躺下,房主立刻给我套上了羽绒睡袋,小伙伴们都上床了,此时隐约听到大厅里有人在打呼,开始庆幸自己在小黑洞里被开了小灶,与呼声隔离。床友们开始聊天,小暖男开始吐槽脚长伸出去好冷,在我旁边的明星小哥哥抱怨身高差距问题,教练聊着他的露营奇遇,又起身拿了件羽绒服包脚,风队说小暖男的手好暖哦,然后大家挤在一起说说笑笑,寒冷的小房间就这么暖和起来了,不知不觉,就跨年了……熬过了一个又冷又硬的夜,大家没怎么睡好,教练大拇指长了个冻疮,作为床友没做好供暖工作表示很心疼。明星小哥哥有点不相信自己打呼,然后以礼尚往来的口吻说我讲梦话了。


结尾

凤队说,她也是第一次冬天来秦岭拉练,跟想象中的很不一样,条件真的太恶劣了,本来想组织成为亚沙每年一次的跨年拉练,看来得换个思路。

只是,看了那么多暖心的回忆和大家的赞美之词,会不会想改变主意?越艰难,越深刻,我们的战友之情,永存……

图 | 文:李佳芸

采访 | 编辑: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