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区都是历史的载体,能让人记住乡愁

爵士网 2019-10-08

聚焦

    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加快城市更新改造,推动151个老旧小区微改造,恩宁路二期(骑楼部分)改造项目9月底前完工。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万科总经理唐激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恩宁路微改造二期将以“老城市、新活力”为核心出发点,打造历史文化街区里的都市新生活圈。他建议,广州老旧城区、社区数量多,面对量大迫切的微改造任务,完善城市微改造的政策体系是亟待重视的问题。

    城市微改造应有系统性制度安排和实施指引

    作为永庆坊微改造合作企业的负责人,唐激杨表示,当前,广州通过永庆坊、泮塘五约等微改造项目积累了经验,初步探索了“政府主导、企业承办、居民参与”等合作共赢模式,但关于城市微改造的政策支持体系还不够完善,对城市微改造缺乏系统性的制度安排和实施指引。

    为此,在今年两会上,他提交了《关于出台广州市城市微改造办法的建议》的提案,建议完善市场化运作机制,做好城市更新“绣花功夫”,全力实现广州“老城市,新活力”。

    唐激杨认为,唯有出台强有力的政策,厘清“谁出资、谁改造、谁运营、谁受益”等一系列相关问题,才能更好地调动社会力量参与,让城市微改造在全市“遍地开花”,助力广州在城市文明传承、文化延续和历史文化保护领域继续走在全国前列。

    “对于具备较高历史文化保护价值的项目,政府应积极主动介入,划定相应的保护区域,引导改造主体实施城市微改造。不能全搞大拆大建,也不能全靠自觉”,唐激杨建议,广州应制定城市微改造的配套实施办法,分类梳理城市微改造全流程,排查重点难点,分析实际问题,有针对性完善解决方案。同时应鼓励创新融资渠道和方式,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动员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微改造,“微改造应该是多管齐下的,单靠一种方式,难以把微改造做好”。

    梳理出属于广州文化的东西,而不光是靠“食在广州”一个招牌

    市人大代表李穗梅同样十分关注微改造问题。“永庆坊的微改造已成为标杆,恩宁路二期还在继续进行改造,建议政府加强规划和监管,不能匆匆忙忙地规划。”她表示,要明确哪些是历史建筑、哪些是保护对象,对保护旧城风貌有益的就不能拆,“每一块砖和瓦都要仔细考虑该不该拆,拆了之后希望乡愁还在”。

    她认为,广州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是很值得自豪的,“要记住乡愁,还是要有实体,”。

    代表栾玉明也提出,要实现老城市的新活力,不光要有博物馆,更要看到有历史的老楼,“全变高楼大厦就不是广州了”,从经营模式来看,保护层面上要统一规划,梳理出属于广州文化的东西,而不光是靠“食在广州”一个招牌。

    恩宁路二期:实现“老城市新活力”的标杆名片

    那么,恩宁路二期改造将怎么做?唐激杨透露,总体定位比一期永庆坊更加清晰明确,要在“修旧如旧”的基础上进行“新旧融合”发展。“它不仅仅是老城市的博物馆,也不仅仅是简单的旅游区,我们希望把它打造成以‘老城市、新活力’为核心出发点的历史文化街区里的都市新生活圈,宜居宜业宜商还宜游。”他表示,恩宁路二期改造最关注的是周边居民和原住民,最大程度尊重他们的意愿,要让他们感受到城市的变化、生活的美好,充分满足生活设施需求并提升品质。在他看来,恩宁路二期项目将打造高品质精品工程,成为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的标杆名片。

    针对恩宁路二期(骑楼部分),目前万科已经按照国规委的保护性规划形成了初步的改造方案。按照保护性规划,骑楼街原来的历史风貌将得以保留,空调位调整、电线下地,在保留现有风貌的同时,让街道更加整洁有序。根据业态的定位引入新的商业和休闲、服务业态,结合整治修缮,带动骑楼街其他业主业态的提升,焕发出新的更好的活力。

    采写:南都记者 夏嘉雯 尹来 徐劲聪